|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循环经济:延长事物的生命

发布日期:2019-07-24  浏览次数:217
核心提示: 循环经济这个概念在政治议程中被提及的次数越来越多,从表面上来看这个称呼是精确的,但并没有表达出其与目前的经济模式相比
        循环经济这个概念在政治议程中被提及的次数越来越多,从表面上来看这个称呼是精确的,但并没有表达出其与目前的经济模式相比所蕴含的内在变化。以市面上的一种破洞牛仔裤为例,机器和劳动力不仅用于生产它们,而且“弄坏”了它们。实际上,循环经济的理念与目前的情况恰恰相反,它意味着要延长产品和材料的寿命,从而能够让它们在经济中循环更久,从而减少原材料和新产品的数量以及在生产过程中对环境的影响。 

 
       “欧盟循环经济行动计划”和中国循环经济政策()就是向这方面发展的积极性迅速增强的两个例证。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瑞士建筑师和工业顾问Walter R. Stahel一直被誉为循环经济之父。对于目前的经济模式和循环经济,他提出了一个 “河流和湖泊” 的比喻。迄今为止,我们可以把经济假想为一条河流,人们试图通过每十年或二十年间人均流量的翻倍来推动经济的发展,而不管在这个无限加倍过程中,河流中营养物质和毒素的含量也会极速增加。相反,循环经济更像一个湖,居民和政策制定者更倾向于保持和提高湖的质量和利用率,而不是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增加水量的流入和流出。

    在循环经济中,由于提高了产品和材料的耐用性,可重复利用性,可修复性,再生性和可循环利用性,它们对环境的破坏减少了。产品和材料不是被快速地消费,变成垃圾和污染,而是在经济活动中流通更长时间。一些科学家认为,目前的技术已经可以仅使用目前十分之一的原材料(t.cn/RiDbwsX)和三分之一的一次能源,来为工业化国家的人口提供产品和服务。许多政策致力于大力减少能源和材料消耗,例如 瑞士通过的“2000瓦特社会”能源战略(人均消耗的能源功率为2000瓦,而不是目前的6000瓦),法国智库“Negawatt”,洛基山研究所和因子10研究所(资源生产力十倍增长)等。

    那么为什么目前我们习以为常的经济模式不能实现这些呢?让我们黄金以为例来说明,目前黄金在世界上的存量约为18万吨,相当于边长仅为21米的立方体。一部分黄金已经流通了数千年,经过多次熔融铸造成无数的文物。这相当于以较少的材料在漫长的时间中产生大量的使用价值。另一部分黄金是从矿井中,以巨大的环境破坏和能源消耗为代价,被提取出来的,之后有一部分很快又被储存在地下的金库中—不产生技术上的使用价值。

    另一部分被提炼出的黄金会进入手机等其他含有少量金元素的电子设备,在这些电子设备变成垃圾并且进行填埋处理以后,很快随之回到地下。与被储藏的相似,大量材料和能量被消耗,之后只产生非常短暂的使用价值。在第一种循环中,文物中的黄金正是循环经济的雏形,而第二和第三种模式则是线性经济。

    实际上,目前的技术已经允许我们可以停止大部分对黄金的误用和浪费以及其带来的环境破坏。妨碍我们这样做的只有我们错误的观念:一方面,我们执着于遵守一个黄金的交换价值与其技术使用价值不成比例的公约,另一方面,在现今的许多情况下,由于税收制度未能激励值得去做的事情(例如就业)却助长了不值得去做的事情(例如滥用和破坏自然),人们浪费黄金比珍惜黄金更加“方便”,在大多数工业化国家,由于税收和社会保险成本的增加劳动力(大量且未得到充分利用)变得愈加昂贵。这导致我们鼓励用更多的机器,材料和能源来取代劳动力。然而,与之相比,材料和能源(相对稀缺,因此更加值得节省)仅被轻微征税,甚至受到补贴,这加剧了对它们的使用,助长了劳动力失业(增加社会成本)和资源浪费。

    例如,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David Coady估计,2015年全球对化石燃料的补贴超过5.3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6.5% )。一些经济学迫切地呼吁我们要进行生态税改革,通过降低在劳动力上的税收和收费,同时增加对能源,材料以及广义上滥用破坏环境的税收来扭转目前的形势。德国重要智库之一Wuppertal研究所创始人Ernst Ulrich von Weiszaecker说:“失业的将会以千瓦和吨来计算,而不是用人数来计算。”

    1976年,Walter Stahel和Genevieve Reday向欧洲委员会提交了一份似乎标题有误的报告:《用人力替代能源的潜力》。先不提这份报告的细节,事实上,与这个标题恰恰相反,几千年来,人类的进步意味着机器替代人力。但是,工业社会在两个世纪取得的成功带来了一个大规模的问题,人口与消耗资源的比例达到了可能会使几十亿人共同自食其果的程度。如今,人类活动建立在对能源和材料的大量消耗和浪费上,随之而来的是对地球长期以来的生态平衡破坏。地球学家把人类活动开始对地质和生态系统产生全球性影响的新时期称为 “人类世纪” 。

     “用人力代替能源”(Walter Stahel)并不意味着要我们停止使用像洗衣机这样的机器,也不是放弃技术进步,而是要求人类给出社会发展的方向,通过智慧和劳动来延长事物的寿命,而不是追求通过越多越快的消耗来推动经济发展。这正是产品生命研究所建立的目的,它由同时担任大学教授和政府企业及国际机构顾问的Walter Stahel和Orio Giarini所创立。

    或许,Giarini和Stahel对政治经济学的重要贡献不亚于他们对产业生态学的杰出贡献。在《财富与福利的对话》(1980年)和《绩效经济》(2010年)等书中,他们重新定义了经济价值的概念:真正的价值应取决于事物产生的作用和持续的时间,而不是它们所带来的产品和商业的数量。

    这个简单的概念早在亚里士多德划分“oikonomia(关心自己的房子)”和“chrematistics(关心自己的金钱)”的时候就有所阐明。然而当政治经济学似乎变得服从于数量经济学时,这个概念就被许多现代经济学家抛弃了;因为直接度量事物的使用价值是困难或不可能的,所以取而代之,我们通过其生产和被购买的数量来衡量它们的价值。

    对经济价值错误的认识促成了一个旨在不断地加倍生产和毁灭事物,而不是优化其生命周期的经济模式。不过要放弃这种线性经济模式可能会激起某些反对者的阻挠。在我们目前以消费地球资源为核心的文明末期,重视和保护自然及制成品的古老戒律将会颠覆目前对经济价值的错误认知,同时有益于减少失业和保护地球。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